穿越歷史與空間對話 走訪西班牙Emilio Tuñón建築事務所
建築師   文 |  fran
 
左為2012年去世的Luis M. Mansilla,右為Emilio Tuñón
 
MANSILLA+TUÑÓN ARCHITECTS,這個西班牙數一數二的建築事務所,在合夥人之一的Luis M. Mansilla在2012年去世之後,改名為TUÑÓN ARQUITECTOS,由Emilio Tuñón Alvarez獨撐大局,但事務所內還是放著一張Mansilla抿嘴微笑的照片。
 
 
作為西班牙最重要的建築事務所之一,從早期的Zamora的博物館、萊昂音樂廳,到著名的Musac(並以此項目獲得歐洲最重要的建築獎項-密斯凡德羅獎),和仍在建設中的皇家收藏博物館,他們喜歡以現代風格結合歷史,他們認為這是一種與時間、歷史的對話。
 
Emilio Tuñón Álvarez,1981年從西班牙馬德里理工大學建築系畢業後,便與同窗好友Mansilla一道加入Rafael Moneo的事務所(Rafael Moneo為1996年普立茲克獎得主)工作將近10年的時間,參與設計了諸多建築項目。
 
後期他們則是半天在Moneo的建築事務所工作、半天用來研究自己的設計、參與競圖,最後兩人在1992年成立MANSILLA+TUÑÓN ARCHITECTS,而他們獨立完成的第一個項目,是Zamora博物館(Museo de Zamora)。
 
Emilio Tuñón:「我們在處理建築時,會從『思維』的角度出發,使其作品更加結實。『Zamora博物館』位於充滿歷史遺跡的Zamora市,前身是一座宮殿。為了使建築擁有地方特色,我們在過城中必須仔細調查老建築的肌理,更重要的是與當地居民對話,讓建築保有一個屬於歷史的公共記憶。」
 
小小的博物館花了4年時間建設,最終在1996年竣工。 「很多人笑我們花了這麼多時間在這個小小的博物館,但是我們很滿意最終的結果。透過過程中不斷的傾聽、回應居民的聲音,這座建築像是一個城市的珠寶盒,承載了許多珍貴的記憶。」Emilio Tuñón說:「在我們第一個獨立設計案中,我們真正瞭解到『建築是一種對話』的意義,除了與設計人員、施工人員、客戶溝通,最重要的是了解當地居民的感受與想法,這就是一連串的『對話』。」
 
▲Zamora博物館(Museo de Zamora)外部
 
 
▲Zamora博物館(Museo de Zamora)內部
 
這樣的「對話」概念,還延伸到他們所創辦的雜誌上。大學時曾經參與學校建築雜誌製作計畫,當計劃結束後,他們希望能以另一種方式持續。 1993年,他們獨立出版免費的CIRCO月刊,期望透過建築維護「思考」的重要性,透過雜誌內容建立一個「對話」的途徑。 「CIRCO的內容不是介紹建築案例,而是有關思考,可以是現在,也可以是過去的,它只有少少的幾頁,可以在半個小時內讀完,但是卻會讓你留下一些疑惑、一些懷疑,它會停留在你的腦海中,也許你是在兩三個月後才作出回應。」(雜誌為西班牙文,可線上閱讀
 
 
▲1993年的CIRCO雜誌,簡單的黑白印刷,只有16頁
 
 
 
 
 
TUÑÓN ARQUITECTOS事務所所在,原本是一個木匠工作室,正巧位於這條叫做「藝術家」大街的尾端。Emilio Tuñón跟我們介紹了這個辦公室的歷史。整體建築是西班牙知名建築師Miguel Fisac為一間木業公司所設計,由於他們常常與這間公司合作,很喜歡這裡的空間感,於是要求承租這個原本用作倉庫的空間。由於原本是倉庫,裡面還可以看到一個當時留下的帶鋸機。而頂上這兩個燈罩,則是建築師的創意,由水塔回收後拋光製成,重達80公斤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玄關處這些帶有色彩的玻璃,是事務所中少數有色彩的地方。這是MUSAC萊昂當代美術館所使用的立面玻璃。看似現代的美術館其實也沒有跟歷史脫節,這些顏色來自當地一座13世紀教堂的彩繪玻璃經過電腦分析後所得到的顏色,再次支持建築師所謂的與歷史建築的對話關係。
 
 
 
事務所左側的書櫃,被一些名為PLAYGROUNDS的木箱子佔據着。這些箱子第一次亮相是在2006年哈佛設計研究院的展覽,之後陸陸續續在各個國家的文化中心舉辦過巡迴展。每個箱子代表一個項目,包含一個模型和圖片,用作包裝和展示,也許是已完工的,也許只是不一定能完功的實驗性計畫。
 
 
 
 
自學校畢業後,Emilio Tuñón走在建築道路上已將近25年,問到他如何看待建築師這個角色,Emilio Tuñón形容:「建築師有點像是一個合群的享樂主義者,合群的部分是指,我們為社會服務,讓人們生活更幸福;而另一方面,享樂主義者總是比較自我,但他們喜歡完美。建築師一直是群體與個人意志之間的遊戲,這成就了我們的建築表現。」
 
而建築師這個角色與其他職業的差別,Emilio Tuñón說:「我真誠地認為,建築師僅僅是一個為社會工作的人,盡可能讓人們活得更好。建築師並不比一個醫生、律師更高貴,我甚至認為醫生比建築師更重要。與其他行業相比,建築師這個職業的區別,在於我們建立一個緊密的關係,一個有著許多環節的關係。Rafael Moneo曾經說過:『我感謝建築,透過建築的雙睛,我看到生命』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形容。」
 
 
 
部分圖片來源| TUÑÓN ARQUITECTOS
 
發表於10/18, 2016 11:49